第四章 不似過往

  在那場澆的人心頭發冷的大雨中,我在雙眼朦朧而迷茫的那刻,感覺到有人握住了我的手,一把將狼狽的我拉起來。
  那力道很大,可是卻能感覺到為了將我扶起,那人甚至伸出另一隻手,扶住我的肩膀。

  那雙手,真的真的很溫暖。

  因為哭喊而沙啞的喉嚨已經沒有力氣再問出任何問題了,我現在任人擺佈,雙腳在被攙扶下還能走幾步,重點是一件大衣就被那人蓋在我的腦袋上。

  「別哭。」隱約之間,能聽到的便是這麼一句,我熟悉這個聲音,他不常出現,甚至躲在陰影之下,監視著我的種族義務:「背叛世界者的使命很大,而世界會再挑選一人,與你承擔並監督你的所為。」

  所以我說,那個責任到底是什麼。
  由我承擔?我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或毫不起眼的妖師罷了。
  身邊的人永遠比我高大,而我現在也永遠追不上他們了。
  與之並肩都是不可能的了。

  意識到沒有雨水澆淋身軀時,我早就被攙扶到遮避處了,只是一個山洞,除一張簡約的床外什麼都沒有,而我就被那傢伙攙扶著坐在床上。
  雙眼迷濛,而我卻看到他在我眼前跪下。

  「即使是你背叛了世界,我也會同你一起背叛。」
  「……不要告訴我,你是自願的。」

  拜託,不要這樣。

  淚水,滑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父於狹小彎曲的小巷中,伴著兩個小小身影亂竄。潛行追蹤的冰炎等人在後追逐,小心地邁出無聲無息的腳步。
  左拐右拐,前進後出,雖說他們只是一昧地追逐前方的人,卻也暗中記下了來去時的路線,這項動作直到他們的目標物止下腳步為止。

  鳥鳴環繞,抬頭,所見即是雄偉的白色教堂

  「漾哥快點!」喚為空漣的男孩緊抓著"他"的衣角,異常的焦急顯現在稚嫩的容貌上:「有外人在,我們沒辦法幫忙!」
  「什麼!?」驚訝中透露焦急,黑色身影用著彷彿衝入火場的速度,進入教堂內部,喚為葬娬的女孩也是想也沒想的跟上,但於太過急忙的關係,兩人皆無發覺沒有跟上的空漣就這麼站在教堂門口,暗自微笑。
  「......有種你們這些偷偷摸摸的大人,現在就給我出來。」轉身,空漣面對的方向是冰炎等人所藏身的房舍角落,他對著那兒大喊,毫不在乎附近是否會有不相干的人聽到。

  他是故意如此。

  「還剛好挑我心情不爽的時候,很麻煩啊。」語氣漫不經心,然殺氣是凝聚在空漣的靛色雙瞳,漫溢而出。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不過轉瞬間就變回正常的幅度:「嘛,不管你們了~既然漾哥回來了,那裡面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雙手擺在腦後,嘻皮笑臉是他在教會的形象。

  「好期待今天晚餐吃什麼呢~」

  轉身,他朝著教堂內部,踏起輕與緩的腳步,消失。

  「不過說好喔,敢碰到我的底線,我的漾哥。」
  「你們真的會死掉喔。」

  伴隨聲音的嘎然而止,冰炎確定了前方的孩子已經離開,這才帶著其他人放心出來。

  對他們來講,方才空漣的殺氣並不算什麼,隊伍中有黑袍紫袍,其他人也是多少有著實力的,見過場面多,那麼一丁點的殺氣,不算什麼,充其量就是個屁孩的挑釁。
  不過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可以如此畏懼的開口,是有了不起的勇氣。
  他們如此在心底給了空漣如此的評價。

  「那麼跟著進去吧,前方看來很不穩定。」開口即是大家都知道的結果,冰炎抬頭一望,光是感覺就能感受教會另一端的壓力。

  伸手推開教堂的鐵柵欄,柔和氣息散佈,在他們進來的剎那令大氣精靈歡笑、令風之精靈帶來清欣的純淨扶風。小小石子路從門口延伸至深處,給人不知通向何處的神祕感,他們踏上,為著難得出現於原世界的純淨讚嘆。

  「原世界很少能出現那麼多大氣精靈了。」任由頑皮的大氣精靈拉起衣襬、抓扯毛髮以及千冬歲的例行驅趕,夏碎的笑容帶著訝異。原世界相較守世界污染很多,通常是已經沒什麼大氣精靈在了,然而這裡的大氣精靈卻十分的充足,堪比白園。
  「對啊,而且這裡的能量,好多......」柔和的能量傳遞到自己身子 ,米可蕥可以感覺到那些傳遞而來的能量帶著療癒,讓疲憊的靈魂,舒服許多。

  這是鳳凰族無法做到的,讓靈魂,真正的感到療癒。

  石子路的盡頭傳來能量波動,他們可以看到欲接近源頭,前方的的草地就愈有朝地跪拜的傾向。

  「屬性雜亂,失控的話需要花點時間解決。」冰炎皺眉,但為首的他仍是繼續前往,雖說能量的確強大,不過這對身為黑袍的他來講不算什麼,反倒是他身後的阿斯利安不認同的皺眉,抽出符紙,默念著狩人的咒語,溫暖的風從他們身後撲來,在他們身邊不停環繞,傳遞溫度。

  「這樣就不會感冒了。」他輕聲細語,這是阿斯利安一向為人熟知的細心。

  直到他們到了石子路的盡頭,他們不免咋舌,為眼前麻煩的情況想著應變的方式。

  眾多孩子聚集於廣場,部分孩子站在一旁驚慌,面色恐懼,而約莫五六個孩子則是痛苦跪下,能量從他們身上爆發而出,帶著藍紅青黃等的能量將廣場的建築物各個破壞的如斷簷殘壁。
  他們的表情透露疼痛與痛苦,緊抓著腦袋的小手爆露青筋,拼命壓抑的慌張神態卻無法收回自己的失控。

  還是孩子的能量失控,麻煩,他們甚至連自己控制都難的。

  在場顯得多餘的婦人驚恐地看著這一切,她身子癱軟地看著這怪異的一切,情緒驚恐,幾個孩子卻把它完全無視,任由她自生自滅。

  不過這一切對冰炎他們來講並不重要,他們的視線,聚焦的是在來人。
依舊的黑色身影,然而已從最初的學生制服改變為神職衣物,稚嫩的神情不再,換上的是成熟,可以判斷的嚴肅。

  神父舉步,走向了他的孩子。神情柔和間不時夾雜無奈地嘆息,他不害怕襲來而具攻擊性的風刃,他無顧忌的微笑,任由身軀的傷痕紮的自己痛楚
  最終到了女孩的面前,低下身,張開的雙手環住孩子。

  「不要緊的,我在。」他輕聲細語,眼神柔和,強大的能量衝擊於他的身子,他仍面色自如,彷彿他並沒有被傷害一般。
  他的話語總帶著魔力,讓懷中的孩子,眼神逐漸清晰:「你的漾哥哥在這裡。」
  「漾、漾哥哥......」抬起的頭看著抱住她的人,孩子漸漸放下手,眼眶滿意淚水,其中帶著害怕,喉中傳出小獸的嗚咽。能量波動在一剎那間直線減少,孩子放聲大哭。
  
  這才是他想看見的。

  「娬,交給妳了。」神父僅一句話,那名為葬娬的孩子就到了他身邊,幾個熟練的動作,便將他懷中的孩子拉到她懷中,輕聲哼著小調。

  不怕、不怕了喔。
  
  「很好。」看著葬娬完美的實行他所交代的任務,神父滿意的笑了,而後聽到另一個白髮女孩的哀鳴,走了過去。

  面色同樣痛苦,然白髮女孩身邊的屬性可不只一種,各種屬性奔騰而出,她不能控制,只能被這巨大的量狠狠壓制在地,直至身軀將被力量壓潰為止。
  然而神父面帶微笑,頂著身上方才的傷又是前進,他不管過多的力量是否劃破衣裳,又在身上增添新的傷痕。他就如方才對待孩子一樣,柔和張開雙臂,如真愛寶物般看待懷中的孩子。

  「瞳瑛,該醒來了呢,今天上班上課,可不行耍賴。」他說著,語氣輕快,讓懷中的孩子有些清醒,睜開了因痛苦而緊閉的藍瞳,露出了屬於那孩子的活潑天真。
  「漾哥哥,對不起,瞳瑛做錯事了......」不好意思的向那人吐了吐舌,喚為瞳瑛的女孩縮了縮肩,力量也莫名地慢慢減弱,直至消失,變的和平常一樣。她跳出對方的懷中,然後輕快地到了葬娬身邊,向他微笑。

  不語,神父站起,柔和的笑依舊在他的嘴角,他就這麼的,一直一直,重複這個動作,重複地走向那些孩子,重複的張開雙手,接納他們。
  失控的孩子露出笑容,龐大的力量逐漸回到控制,他們各個再回神的那刻,讓臉上的痛苦離去,讓屬於他們的歡笑展露,對象他們的"漾哥哥"

  最終,巨大的力量波動消失,他們所在的廣場再度響起鳥鳴,大氣精靈再次回到這裡,拉扯著孩子們的衣襬歡笑。
  各個起身,他們全體包圍著黑色身影,露出幸福的笑,說出他們敬愛的名。

  「漾哥哥,歡迎回家!」

  歡迎,回家。
  一直愛著他們的,漾哥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是睽違好久的見面,當冰炎再一次看到他的學弟,已是一二年以後了。
  物是人非,不似過往。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在那之後的幾天,迎接塔里村士兵的馬車分批到來,青年們一個個離開、載往首度之一的聖薩爾絲城,那被稱為經濟重城的首度。

        而包刮了一開始原本說不去的韓勝,也同其他士兵乘上了最後一班馬車。

        「切,之前說不來,還不是跟來。」前幾晚被韓勝激怒的青年視線一撇,看到了孤獨一人坐在後排的韓勝,他不屑的和其他人抱怨,話中帶刺。「還說要和奴隸,哼。」

        然而韓勝本人是不在意的,一手拖著斜側的腦袋,他視線望出身旁的小窗子,能看到風景一個個拋在身後。

        街道、房屋、樹林以及人影,拋諸腦後,而他不斷前行。

        他正在往前走,而後面的事物,是他必須離開的時候。

    不過,韓勝是知道的,馬車上頭,另一個人,仍舊微笑著,望向身後,漸漸遠去的村莊。

        韓勝只撇了那不停抱怨的青年一眼,而手放在自己幻化而出的光之劍上。劍身閃爍、散發著柔和的微光,呼應了主人那看好戲的心情。

        那令韓勝心情愉悅的嗓音響起,柔和的觸及韓勝心底,儘管因風壓變得微弱,韓勝卻是一字不漏的聽得清楚,放在心底。

        「唔啊……這馬車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到首都了呢。」盤坐馬車車頂的人影,身着黑衣,罩著臉的斗篷帽因風飄揚,遮住他的半臉。

        然而即便如此,那雙難見的白色雙瞳以及脖子明顯的勒痕,仍不讓人難猜主人為何者。

        ——戴德,一枚偷跑出村莊,陪主人出城的奴隸。

        「勝,能聽到我的聲音嗎?」由於自己是身處車頂,所以戴德現在是不清楚車內的情況,也不清楚韓勝現在的座位是在何處,頂多就只能透過移動的腳步聲來判別人。

        而他發現只有後方有一靠窗的人毫無動靜,心裡便是賭了一把,輕聲詢問。

        他知道若是韓勝,那對方必定連他輕微如風的話都能聽到,都能一字不漏的記下,然後過了好幾年再度翻回來還給他。

        不過他還是希望自己的聲音不會被聽到,畢竟偷溜出來的奴隸,被發現,可是會被丟到中央廣場,遭受鞭刑的。

        「嗯。」知道戴德在呼喚他,韓勝輕輕應一聲,然後看向外邊景色。

        「快到了」時隔半天左右,韓勝才再度開口。他隱約能從窗子看到築起城牆的輪廓,而聖薩爾絲城,應該就在那了。

        「真的呢……」稍微瞇眼,在上的戴德也看出了首都的輪廓,然而再定神一看,卻也忍不住發笑。

        黑色的弓箭閃現手中,他凝神,座落於移動的馬車之上,左手弓身、右手箭矢。

        握緊,拉開,最後一放,箭矢咻的前衝,落在草原,而後又再度射了幾發,戴德才停止了動作。「意外的有很多魔物呢,清理一下比較好。」

        他說著,而後想了下,保險起見就是詢問:「沒有人發覺我吧?」

        「弱者。」不屑評論,韓勝的表情滿是鄙視。

        往首都的路上根本有多到爆炸的魔物,然而一路上的平安卻顯得奇怪。

        要知道,現在橫行草原的,是卡瑟嵐中,也屬兇猛的"噠澤棋獸"。他們身形似熊似虎,尖牙利嘴,尤其是其有著自主攻擊性,所以造成傷害極大,是威脅之一。

        那現在眾人搭乘的,不過是一般接送用的馬車,而一路上絲毫沒有遭到攻擊......

        明顯就是有人在護航。

        「安逸。」韓勝看著同是乘坐的同族青年各個聊天說笑,打從心中鄙視、嘲笑了他們。

        毫無警覺性,他們連悄悄靠近,打算狩獵他們的魔物都沒有任何的警戒,著實可笑。

        與之相比,他們有什麽資格去嘲笑他的搭檔。

        一群沒用的廢物。

        「別這樣嘛,反正你們沒有受傷就好,現在我暫時護衛你們一下吧。」韓勝連續幾句的嘲諷,戴德都聽在耳中,對此他只能無耐苦笑,說個幾句安撫對方。

        抬起的弓依舊射出箭矢,無聲無息的命中遠方朝馬車襲來的魔物們,沒有令人感到異常。

        論實力,戴德非廢物,也非連武器都拿不動的蠢貨。相反的比村中的人們,相比更強。

        戴德的實力韓勝自幼就感受到了。

        他是個天生的弓箭手,一般人視野所見是山是水,然戴德看見的是山中動影、水中奔流。

        所以他百發之中,皆在掌控之中。

        而其他的秘密,韓勝更是不用說。

        他也曾問過對方為何不直接表現實力,但卻只得到有關身分問題等叭啦叭啦,之類的理由。

        似乎對方早已把自己貶的和下賤之族一模一樣,甘於限制在奴隸之中。

        「浪費。」與其成為一個奴隸,讓他當護衛還比較值得些,人才被如此浪費掉,韓勝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回事,荒唐一堆。

        馬車喀噠喀噠前行郊外小路,他們已經逐漸靠近、到達首都外圍。

        高聳的城牆保護著裡面的城市,上頭巡邏的士兵面色嚴肅、紀律嚴實。

        城門前排列了一排的馬車或商人,他們經由城門前巡守的守衛認證,具有進入證件,才可獲得進入的權力,在裡面的商區經商,或者進行其他。

        駕馬的馬夫釋出證件,經由守衛認證後即獲得通行的權利。而在馬車緩緩前行之際,戴德趕緊找個不易被守衛發現的地方,跟著馬車通過城門,這才縱身跳下,近身靠近馬車的小窗戶,見著韓勝。

        「好了呢,我也該退下了。」戴德向著面無表情的韓勝微笑,而後拉起連身帽,疾步和韓勝對話,雖然韓勝總是不出聲就是了。

        「你有空的話,應該可以在廣場找到我。」他如此和韓勝交代著,然後在得到對方微微點頭的無聲回應,滿意微笑的逐漸與人群相融。「我暫時會先去外邊獵捕魔物,晚點見。」

         而後,人影隱沒,茫茫人海,韓勝再看過去時,已經找不到戴德了。

        馬車前行,繞過了一旁的民房以及吆喝的商家。行走的行人奇裝異服。

        或者光鮮亮麗,那是塔里村的青年們鮮少看過的。

        首都和村子的差距就是如此令青年們大開眼界。

        但這對經常外出的韓勝來講並不算什麽,畢竟父親也曾是待過王城的一員,而那段時間父親會帶著他過去參觀世面,因此這些景象在韓勝面前,是不需露出任何神色的。

        疾動的馬車停下,車門面對了整齊莊嚴的軍營大門,守門的士兵犀利,狠瞪眼前,絲毫無所動。

        眾人紛紛帶著武器下車,而武器本身就是由自身屬性而幻化出的韓勝,則是一念,即讓光劍、以及盾牌如螢火蟲的尾燈,飄飛消散。

        排隊等待下車,然而在最後的他看著其他人的動作,都是無奈一嘆。

        隨隨便便的亮出兵器,基本的收起兵器利刃處也不懂的,這樣的行為過於大剌剌,著實令他感到丟臉。

        不過他不會提醒他們的,他們跟自己沒有多大關係,當空氣就好。

        前行不過幾步,而且才到了軍營門口而已,韓勝便看到身着銀灰鎧甲的女性,迎面走向他們。

        「看來,你們是這屆的塔里村勇士們呢。」女子微笑,她向著青年們微笑,銀灰的鎧甲閃耀光澤,可以說明這位女子的軍階,少說應該也是位分隊隊長,這對於軍階來講,也是位處高位了。

        「我是你們的隊長——露絲,請問你們村中推派的領導是誰,請出來。」她微笑解釋,而後視線晃過了青年們,讓人不需言即感到威嚴。

        然韓勝只是看了一下對方,便是沉思。

        還不錯,武力值不錯,還是風屬性,應該速度很快,作為對練應該可以讓他更進一步。

       然而韓勝因沉思而沒有轉移的視線,則是讓露絲感覺到一絲不舒服。有些困擾的看著韓勝,露絲拍了他的肩,勉強好聲好氣的微笑。

        「眼神不錯呢,不過可以別一直盯著我看嗎,士兵。」向韓勝搭話,露絲出口好言,也是讓韓勝趕緊收回不大禮貌的視線。

        「抱歉」

        「話說,你是你們村的代表嗎?」收到道歉即是微微一笑,露絲不太在意,不過在看到韓勝手臂上,代表村子領導的紅色綁帶,她便是近身詢問。


        而韓勝回過神,看了一下對方,似是詫異。

        「應該。」韓勝回應道,其實他連自己是不是都不知道,因為他連自己為什麼被強戴這綁帶也不曉得。

        不過,即便他擁有這東西,他估計這裡的勇士完全不聽他的指令。

        「是嗎,那請多指教呢,塔里村最強。」伸出釋放善意的手,露絲打算與韓勝握手,示好。「請問大名?」

        「韓勝。」向露絲應道,韓勝說完自己的名字,也其他沒有表示,看了四周即看了對方。「不是最強,只是第二。」他說道,然而此言卻讓露絲不解。

        「欸?可是,每個戴上這個代表環的,都代表最強啊?」有些驚訝,露絲便是有點疑惑。「不然,還有誰比你強?」

         畢經這是他們徵兵制的制度 ,他們一向會要求那個村的最強,來講擔任領導。

        「村民不承認,不能來。」給出答案,韓勝自己是十分不滿兼鄙視的。「爛規定。」他看了其他人一眼,不滿的說道。

        若不是如此,戴德就能夠理所當然的陪在他身邊了。

        不過其他隨行的人可就不這麼贊同了。

        「哼,那傢伙是個奴隸,沒有資格成為士兵。」一名青年說道,語氣十分不屑,看著露絲,樣子看來十分鄭重。「露絲隊長,你不用聽那傢伙亂說,他說的傢伙,不過是個連武器都揮不動的廢物罷了。」

        「他現在不過是在捧高袒護自己的朋友罷了。」

        「閉嘴,弱者。」韓勝看向對方,一臉鄙視說道。「你比廢物不如。」

        而且這是事實。

        「你!」被韓勝激怒,青年差一點就要衝上去揍韓勝,然而露絲一個箭步,趕緊衝到兩人中央,避免了一場紛爭。

        還有可能是單方面的武力幹架。

        「給我冷靜,現在可不是打鬥的時候。」而後自己退開,眼見青年冷靜下來,而韓勝也沒有幹架的意思,露絲便是放心 ,而後看著青年們,微笑。

        「那個,現在讓各位暫時熟悉一下聖薩爾絲,所以可以盡量逛逛,不過請記得把武器收起來,好嗎?我們並不想使民眾恐慌。」最後一句,她其實暗示的很清楚了。

        沒禮貌,武器隨隨便便拿出來。

        而看著其他人困窘尷尬的臉色,韓勝打從心底感覺到愉悅。

        「那,各自解散,晚上前回來軍營這裡。」說完,其他勇士們便是鳥獸散,而露絲也趁著這時,靠近韓勝。「可以說說你那位第一名的事嗎?我還蠻好奇的。」

        沒當場看到韓勝掛口的人,是有點兒可惜,因此勾起了她的興趣。

        「暗屬性,弓箭手。」而韓勝依舊是簡單的解釋,不過言語之間,至少在露絲聽來,那是充滿自豪的語氣。

        不過韓勝再次撇了眼其他晃悠的同族青年,卻是不屑。

        「爛。規。定。」他又說了一次,帶著不屑與怒意。 

         他真心希望這種制度,最好根廢掉,甚至根本沒有出現。

        這樣戴德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

        由世界所公認的奴隸制度漫橫五大種族,帝國們因此而慢慢強大,奴隸因此而趨於痛苦。

        「哎呀,那真可惜呢,真想看看這位第一名到底如何。」可惜的說著,露絲就是帶著對方參觀軍營,從入口處開始一一解說每個地方的功能。

        而韓勝一路上沉默不語,就這樣聽著,將這些默默記在心裡,準備等戴德回來,和他報告。

        不過,想到一路上的事,韓勝趕緊拉住對方,詢問。

        「隊長,魔獸繁殖?」一句讓眾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問了出來,而露絲眨了眨眼,傻了一下。

        「欸?請問......你在說什麽?」突然聽到對方短短六字的提問,露絲瞬間有點傻眼,不解的看著韓勝。「請問可以說的詳細點嗎?」

        對不起她聽不懂,真的。

        「……」韓勝沉默,他突然想起貌似只有戴德可以把他的話完完整整的翻譯過來。

        糟糕,果然還是只有德聽的懂,希望德趕快來……

        「呃……難道不能再講清楚一點?」看著韓勝似乎有點困擾,露絲似乎會錯了意,以為是自己解釋不清,再一次說出自己的疑惑。

        「就,講的能讓我稍微明白就好。」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逛完了軍營,而慢慢的走向市集。

        「路上,魔獸」再次耐心的竭盡所能拼出四個簡單易暸的字眼,然而韓勝在看到露絲死目的眼神,馬上 皺眉,自己心裡也是無奈。

        德,說好要來的,你什麼時後才會到......

        「......」而另一邊的露絲則是雙手掩面,她現在不太清楚到底是她有問題還是對方真的講的不太明白。

        不過,問題在下一秒馬上被解答而出。

        「哎呀,他是說:『我們來的路上,有魔獸在附近,是怎麽回事?』,請問這樣有聽懂嗎?」

        柔和的聲嗓傳進露絲與韓勝的耳中,兩人紛紛往後一看,韓勝的嘴角難得勾起。

        身上扛著幾隻死亡魔獸屍體的黑色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連身帽的陰影蓋住他的臉孔,無法窺探。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卡瑟嵐,這個世界的名字。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一直一直都很羨慕渚君。
他,赤羽業,在別人眼中永遠是個壞孩子。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灑落而下的陽光,照耀著白園裡的人、事、物.
坐在白園裡野餐的幾人露出歡樂的笑容,時不時中途還會出現鬧劇.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所能觸及到的,只剩黑暗了.
什麼時候,我所熟悉的一切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之流悠悠而逝,正如他的名,它代表時間

文章標籤

白色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